購物車

NIKE的崛起,起源於一場「騙局」?

最後更新: 2023 年 1 月 6 日 更新人: 小編

1972年,一個名叫 「藍帶體育」 的公司,在付給設計師 35 美元後,使用了 「鉤子」 圖案作為公司標誌,這就是現在這就是現在大名鼎鼎的NIKE。

NIKE創始人菲爾奈特

今天我們的故事就從菲爾奈特與他所謂的「藍帶體育」公司說起。

NIKE與鬼冢虎的恩怨

時間回到1964年,當時的美國運動鞋市場,充斥著各大德國品牌(比如Adidas和Puma)。

而同時在遙遠的東方,Onitsuka Tiger鬼冢虎這個,憑藉著章魚吸盤鞋底技術,為鞋子的鞋底提供了超強的抓地力,吸引到了無數專業運動員的注意。

1964年東京奧運會上穿著鬼冢虎的運動員共取得46塊獎牌。通過奧運會的傳播,日本的鬼冢虎跑鞋被全世界的運動員認識,但這時鬼冢虎還沒有將業務擴展到海外地區。

此時菲爾·奈特開始意識到日本生產製造的跑鞋有很大潛力,能夠挑戰老牌的德國運動鞋品牌,所以他希望將鬼冢虎這個品牌引入美國。

只不過當時的他只是一個無業游民….

那他是如何獲得鬼冢虎的代理權呢?

在菲爾奈特的自傳《鞋狗》中有這樣一個章節,詳細講解了事情的經過。

在抵達神戶之後,我就在一家便宜的日式旅館裡住下來。我跟鬼冢預約的會面時間是第二天一早,所以立刻就在榻榻米床墊上躺下休息,但我太興奮了,很難睡著,幾乎整晚都在輾轉反側。清晨時分,我拖著疲憊的身子起床,看到鏡子里是面色憔悴、睡眼矇矓的自己。

洗漱一番之後,我穿上自己的綠色西裝,為自己打氣加油。你有能力,有自信,肯定能做到。你能行。

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製鞋工廠,發現所有的一切都相當有意思,包括加工製造的「音樂」。鞋子在鑄模時,金屬鞋楦都會落在地板上,發出清脆的聲音,就像音樂中的「叮咚」聲。那裡,每隔幾秒就會發出「叮咚、叮咚」的聲音,儼然就是一場鞋匠的個人演奏會。高管們似乎也挺享受,彼此都笑容滿面。

高管介紹稱,工廠每個月可以製造15 000 雙鞋。「很了不起。」我說道。我其實根本不清楚這到底是多還是少。在他們的帶領下,我們走進一間會議室,一位高管指著長形圓桌的主位說道:「奈特先生,請坐這裡。」

主位象徵著榮耀,也代表對方更多的禮節。隨後大家圍繞著圓桌坐下,調整個人儀容之後,他們盯著我,解開真相的時刻終於到來了。

我已在腦海中無數次預演這種場景,就像我會在每場跑步比賽開跑發令槍聲響起前做熱身準備一樣,但現在我卻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一場賽跑。大家總是本能地把所有事情—生活、交易、各種冒險都比作賽跑,但實際這種比喻並不是完全恰當的,它無法引領你抵達目的地。

過度緊張使我根本無法想起自己要說的內容,甚至連自己來到這裡的理由都忘得一乾二淨。我急促地呼吸了幾下,一切結果都與我在這個場合的表現息息相關,我把一切都賭上了。如果我失敗了,如果我沒有成功,我的餘生可能都註定要銷售百科全書、共同基金或其他我根本不關心的「垃圾」,我可能會讓父母、學校、家鄉乃至我自己失望。

房間內的安靜,關於美國與日本間的戰爭與和平的困惑,所有這些在我的腦海里嗡嗡作響,形成了我完全沒有準備的尷尬場景。追求現實的我想要承認這一點,而理想主義的我卻打算棄之不顧。我握緊拳頭開始說話:「先生們。」

宮崎先生打斷了我:「奈特先生,您就職於哪家公司?」

「噢,這個問題問得不錯。」

血液中的腎上腺素驟然上升,甚至出現逃跑反應,我恨不得立刻跑掉躲起來,這也讓我想到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,也就是父母的家。

幾十年前,一戶比我家有錢的人建造了它,建築師在屋後設計了一處侍從住所,那裡就是我的卧室,裡面放滿了我喜歡的棒球卡、唱片、海報、書籍,都是很棒的東西。

房間的一面牆上貼滿了我在田徑場上得到的藍絲帶,這也是我人生至今唯一可以自豪的東西。所以,「藍帶體育公司,」我脫口而出,「先生們,我代表的是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藍帶體育公司。」

宮崎先生露出微笑,其他高管也笑著低聲交流。藍帶體育公司、藍帶體育公司、藍帶體育公司……幾位管理人員握著手再次陷入沉寂,再次把目光轉向我。

「好吧,」我再次開始說道,「先生們,美國的鞋類市場潛力是無限的,而且大多數潛力還沒有被挖掘。如果鬼冢公司可以打入這個市場,把鬼冢虎引入美國的商店,定價又比美國多數運動員現在穿的阿迪達斯便宜的話,那肯定會收穫一筆巨大的財富。」

我簡單地引用自己在斯坦福的論文演示,逐字逐句地講述我花費數周時間調查、記憶的數據和圖形,給人一種善於言辭的「假象」。

從高管們的表情就能判斷他們應該對此印象深刻,但在我的演講都要結束時,周圍始終都是針扎般難熬的沉默。然後,一個人突然打破了沉默,接著又是一個,大家彼此大聲、興奮地交流意見,但交流對象卻不是我,而是他們彼此。

再之後,所有人又突然起身離開了。

這難道是日本人拒絕瘋狂想法的常用方式嗎?統一起身離開?我是不是揮霍了他們對我的敬意?我是失敗了嗎?我該怎麼做?我是不是該就這樣……離開?

幾分鐘之後,大家又帶著草圖和樣品回到會議室,宮崎先生在我面前展開說:「奈特先生,我們一直都在考慮美國市場。」

「你們已經考慮過了?」

「我們已經在美國出售摔跤鞋。在……呃……東北部?但我們也在考慮在美國的其他地方推出其他產品線。」

他們給我展示了鬼冢虎三種不同的鞋型。一種是訓練鞋,他們稱為「Limber Up」。「很棒。」我說。一種是跳高鞋,他們稱之為「Spring Up」「挺好的。」我說。還有一種是鐵餅鞋,他們稱之為「Throw Up」。

「不要笑,」我暗自說道,「不要……笑。」

他們提出許多關於美國、美國文化和消費趨勢,以及美國體育用品商店出售的不同類型的運動鞋的問題,問我覺得美國鞋類市場有多大,可以發展到什麼程度。

我回答說,最終可能達到10 億美元。實際到今天,我也不確定這個數字是從哪裡得到的。他們大為驚嘆地往後一靠,看著彼此。結果,出乎我意料的是,他們居然開始向我推銷。「藍帶體育公司……有沒有興趣……代理鬼冢虎的鞋呢?在美國?」「有,」我說,「當然有。」

我拿著「Limber Up」說:「這個鞋相當不錯,我可以代理這款。」我要求他們立刻把鞋的樣品運給我,在提供自己的地址後承諾會下單50 美元。

他們站起來深深地鞠了一躬,我也回應般地深鞠一躬,雙方握手之後,我再次鞠躬,他們也鞠躬表示謝意。大家相談甚歡,彷彿戰爭從未打響,大家早就已經開始合作,彼此都是夥伴兄弟一樣。而這場會議,我本以為只會有15 分鐘,實際卻持續了兩個小時。

離開鬼冢公司之後,我就直接找到最近的美國運通辦事處,給我父親發了一封信:

親愛的父親:

十萬火急!請即刻往神戶鬼冢公司電匯50 美元。

所以可以這樣說,這家所謂的「藍帶體育」可以最終拿下代理權,竟然靠的是一場騙局…

菲爾·奈特順利拿到鬼冢虎的代理權後,跟另一位合伙人比爾鮑爾曼成立真正的藍帶體育公司,他們唯一業務是在美國銷售鬼冢虎跑鞋。

當時的藍帶體育公司

經過幾年的發展,藍帶已是當時全美最大的鬼冢虎鞋類代理,公司也有了充裕的資金,時間到了1966年的時候,身為創始人之一的鮑爾曼致力於長跑鞋的開發,研究開發了一款全新跑鞋,並得到鬼冢虎的認可。

比爾 鮑爾曼

這款鞋很快投入了量產,Onitsuka Tiger Cortez 就此誕生,從鞋型和配色上不難看出,與 Nike Cortez 非常相似,是的,TA就是阿甘鞋的前身。

1970年鬼冢虎成為美國最大的跑鞋生產商,超過七成的運動員都穿著他家的鞋。然而看起來雙贏的合作卻暗藏各種矛盾。

在藍帶跟鬼冢虎鬧掰後,藍帶改名Nike開始生產自己的運動,Nike按照鬼冢虎Corsair生產出Nike Cortez, 。

就在Nike成立僅一年左右,這兩個將 Cortez 打造成最暢銷跑鞋的公司,最終因為這款跑鞋的歸屬權對簿公堂。在三年的訴訟拉鋸戰期間,許多零售商既賣 Tiger Cortez 跑鞋,又賣 Nike Cortez 跑鞋,造成市場的一度混亂。

最後法院判決雙方都能生產該鞋款,從此兩個品牌再無瓜葛,各自發展。

時光流轉,Cortez 再一次回到公眾焦點時已經到了1994年,雖然 Cortez 已經不再馳騁賽場,但是在電影 「阿甘正傳」 中,阿甘穿著那款最經典的 Cortez 再一次征服了全世界,於是,在中國, Cortez 有了一個更容易讓人記住的名字, —— 「阿甘鞋」。

這就是Nike最出名也最經典的 Cortez,Nike 之後一切的成就,從無到有,都是從這雙 Cortez 開始的…

-END-

發佈留言
全台满额免運

全場滿1599免運

3-5天極速到貨

3-5天極速到貨:宅配、超取

正品品質

專櫃正品

七天鑒賞期

七天無條件退換貨

線上LINE客服